利物浦1-0小胜的背后,是一整部《达尔文退化论》

考虑到本赛季利物浦创造了克洛普入主以来最差开局,所以众多红军球迷现在对看球这事儿已经产生了一些生理上的抗拒。每场开赛之前甚至需要摇骰子决定——单数看球,双数睡觉,只要我不看阿诺德,世界就可以阿弥陀佛。


显然,瓜迪奥拉也是这么想的。本场比赛,他给曼城安排了一套不甚熟悉的新战术:

其一,把阵型调整成三中卫,左中卫阿克负责防守萨拉赫,这样就能让左边翼的福登能长时间蹲在阿诺德身后,时刻保持活泼。

其二,把坎塞洛调整到右边路,一来可以避免被萨拉赫蹂躏,二来也可以最大化反击空间,可以用对角线长传直接联系福登。

其三,针对利物浦可能摆出的4-2-4阵型,尽可能的堆砌中场,把罗德里、京多安、B席、德布劳内都搬了上来。


瓜迪奥拉

总之,瓜迪奥拉的攻防布置招招指向利物浦右路,然后开场一看……太子称病未早朝,右后卫上了个看门老大爷。是的,拥有20年英超经验的米尔纳,被派上来防守22岁的福登。

然后,他完美的遵循了一个门卫老大爷的基本工作法则——蹲坑不出,来人登记,不好意思,管控期间,不能进。


本场比赛,利物浦的最大成功,就是逼着曼城把火力点从自家右路挪开。要么靠坎塞洛推进,要么靠京多安们二排远射撞大运。


(哈兰德将球交给坎塞洛)


(京多安远射)

能做到这一点,也因为利物浦的攻防布置的颇有新意。前几场之所以进攻停业,主要因为阿诺德进退失据,没法再当发动机,而中场又缺少创造力,导致锋线只能挂着空档踩油门,有油耗没位移。本场比赛,他们摆出了4-2-3-1阵型,埃利奥特既能提供一部分创造力,又能参与右路协防,这样就基本解放了萨拉赫,再加上菲尔米诺和若塔的策应能力,让法老享受到了久违的纯锋线待遇,非常适合打反击。

一旦进入利物浦的反击流,福登的防守数值不够、坎塞洛的位置太深回退不及的问题就又暴露出来。如果足够幸运,利物浦上半场甚至就可能领先。只是因为埃利奥特反击犹豫了一下丧失一次绝佳机会。


(埃利奥特犹豫被断球)

由于利物浦蹲的深,上半场曼城始终没办法打出速度。想落阵地战,发现坎塞洛的单边包产属性侵占掉丁丁和B席的控球位置;想把进攻再简化为布丁连线,却发现利物浦还给哈兰德准备了三款专供大餐。

A.速度快的戈麦斯贴他的身。

B.球商高的范戴克抢占他的习惯性跑位。

C.两个后腰反复把自己提前扔出去,切断给哈兰德的送餐线路。

大概克洛普赛前曾经告诉大家,“哈兰德作为一个吃天吃地吃空气饕餮,想要防住他,就首先要踢死丁丁。”只是对于这句话……蒂亚戈好像有点儿理解错了。


额...

上半场,两队打成了0-0平。下半场,瓜帅大手一挥,让哈兰德回撤避开利物浦禁区里的肉盾,然后B席前提控球,给德布劳内更多无人防守空间。

好消息是,这样的调整让哈兰德可以重新冲起来踢,等待队友的直塞。


(福登进球因哈兰德犯规在先被吹)

坏消息是,更多的冒险传球带来更多的球权丢失,让利物浦彻底撒了欢。

在50分钟到70分钟,红军获得了大把的反击机会。之所以迟迟没进球,主要是因为两点。

一是若塔早就习惯了萨拉赫的二打二不传球,反正跟着大哥混,三天饿九顿。


(萨拉赫单刀不进)

二是萨拉赫也早就习惯了偶尔传出好球,但给你机会你不中用。


(若塔头球顶高)

如果放在前几场,这种开放的场面早已对利物浦造成开放性创伤。但好在,从比赛一开始球迷就发现了:范戴克上了大号。他,不装了。

本场比赛,一直留力的范戴克决定把自己用在刀刃上,不仅世一卫重新原力觉醒,还带出了一个巅峰时期的戈麦斯——他以6次解围、3次拦截、1次封堵、1次抢断,4次对抗胜利、0次被过的数据,让哈兰德陷入了长达90分钟的球荒。

总之,利物浦本场的防线由左路满血萝卜+右路扫地神僧+曼城限定版的世一卫+今日限定版的世二卫组成,愣是给曼城整了出铜墙铁壁的效果。

而且,这堵墙上,还有一个自称“不会助攻的门将不是好中锋”的家伙。当他发动快攻、使用躺传、放出跌倒杀、然后开完大脚屁股着地的那一刻,甚至不需要镜头跟上萨拉赫,你就利物浦著名的偷鸡连线,即将再现江湖。


(阿利松长传助攻萨拉赫)

坎塞洛被闪着腰的瞬间,眼前满满都是丹尼尔-詹姆斯的影子。曼联表示,这个套路,我们熟。


(双红会上也曾上演这一幕)

1球3助,阿利松已连续四个赛季英超直接参与进球。当然,你也不怪阿利松这么早就放出赛季限量的助攻,因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锋线上将要和萨拉赫配合是一位十五分钟就能完成窒息操作帽子戏法的惊世大佬——努涅斯。

现如今,全世界都已经懒得拿他和哈兰德作对比了,只有他自己还保持着这该死的胜负欲。第86分钟,他在前场三打一的情况下,强行忽略了已经处于空位的若塔和萨拉赫,自己带来带去勉强打门。


(3打1却选择强行射门,萨拉赫气炸了)

第93分钟,他又给阿诺德送出力大无穷的横传,球上贴着一行寄语:愿少年,乘风破浪,他日勿忘化雨功。


(舍近求远,传给远端阿诺德)

第96分钟,若塔拼到受伤才给他传出的一个单刀球,接球之后他思考了上至宇宙之大下至草木之微的磅礴世界观,然后用一个挑射动作……把自己绊倒了。


(离谱单刀)

这一系列操作,导致利物浦球迷在赢了球之后依然出离愤怒。终场哨响之后,我甚至打开了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一季)才平复过来。

冷静之后,我也思考了一些为努涅斯洗地的理由。

比如,努涅斯至今没过语言关,可能听不懂队友在叫他。

比如,利物浦队内流行了某种病毒,不仅能让阿诺德阿里化,而且还能让努涅斯和巴洛特利共脑。

当然,也有球迷提供了一种可能,“会不会?那球他根本没能力传给萨拉赫?”

艾玛,他可是一个亿啊,FIFA23里能把这球传到位的球员一口价只卖400块,甚至还可以小刀。


努涅斯

对此,克洛普在赛后非常含蓄的说“面对困难,我们的球员都做得非常好。在对阵曼城的比赛中,即便有9个球员表现良好,你也不会赢球。”

不得不说,渣老师这段话对于数字的卡位十分精确,里面甚至还暗含有一道赛后作业。

已知:要赢曼城,表现好的球员要>9,且场上球员要≤11。

求:场上最多可以允许有几个秀逗的?

好了,这事儿不用讨论了,柯南说新机呲挖一呲冒嘿掏呲。


最终,利物浦爆冷战胜了曼城。这场比赛,让人想到很多往事。最后时段的拼命很像老渣首秀时拉拉纳跑到脱力的场景,萨拉赫的反击让人想起他当年对曼城的远距离吊射,戈麦斯的高光仿佛回到了他大伤以前……虽然,你知道这种高能耗踢法不可能长久,但即便能有那么一瞬,允许球迷回首一瞥曾经的繁华,再去灰飞烟灭,便也无悔。

有时候,你很难去苛责进入职业生涯晚期而且荣誉已经拿遍的球员。就拿范戴克来说,他已经年过而立,一直圆个世界杯梦,所以前面一直划水保护自我。对于这样的球员来说,也许真的只有欧冠淘汰赛和曼城这样的对手才能激发出他的兴奋感和战斗欲望……

其实这事儿很容易理解。

小时候,从三阶楼梯上跳下去就能获得快乐。

而现在,至少要八楼。